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头条快报 → 一个姑娘的天真和一群社会人的游戏 | 换个角度解读京剧《红菱艳》
一个姑娘的天真和一群社会人的游戏 | 换个角度解读京剧《红菱艳》
来源:本站整理 点击数:138 更新时间:2018-05-05【字体:
一个姑娘的天真和一群社会人的游戏 
换个角度解读京剧《红菱艳》

【本网记者 韩琛/文 郜炜磊/图】

   江苏省京的经典剧目之一,已故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黄孝慈曾凭借这部剧目荣获了艺术生涯中的第一个梅花奖,而这也是她教授给爱徒高飞的最后一部剧目。2016年10月,高飞与优秀青年演员彭天保搭档,在30年后将这部老师的代表性剧目重新呈现于舞台之上。




时隔两年
《红菱艳》再度登上南京舞台 
5月6日晚七点半
在江南剧院上演

   5月4日上午,高飞结束了演出前的最后一次连排,十余场演出下来,她对自己所饰演的人物,对这部剧目,乃至与搭档,都有了不同的认知与感受。

   所以,在演出即将开始的这一刻,不如我们一起来听听看,高飞的解读——



Part A:那些常规的背景

   《红菱艳》讲述的是明正德年间,奸臣江文炳害刘夜兰之父蒙冤入狱。刘夜兰逃至乡下,遇菱姐收留并互相爱慕。刘夜兰被缉拿后,菱姐巧遇正德皇帝,诉说冤情。正德帝御赐金牌,让菱姐救下刘夜兰,并赐她凤冠霞帔。菱姐与刘夜兰将成眷属,却被告知刘夜兰已由父母做主与天官之女定下终身,自己只能屈伸为偏房,菱姐愤然拒绝,抛开富贵,回转家乡。

   《红菱艳》最早于上纪初由前辈京剧表演艺术家冯子和与盖叫天创排并于上海天蟾剧院上演。上世纪八十年代冯子和之子、著名编剧冯钰铮为江苏省京剧院传承复排本剧,由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黄孝慈饰演菱姐,上演时广受好评。1988年,全国京剧会演在天津举行。黄孝慈凭借在《红菱艳》中“对京剧旦角表演形式有重大突破”的演出一举成名,被专家评为“江南水乡碧螺春”,更为我省京剧界实现了梅花奖“零的突破”。

   本周日上演的《红菱艳》,主要角色均由省京优秀青年演员担纲。黄孝慈的爱徒,高飞饰演菱姐这一角色,彭天宝饰演刘夜兰、周敏饰演刘姥姥、张坤饰演正德帝。剧目在保留三十年前经典版唱腔意韵的基础上,对服装化妆、舞美灯光、群场表演上进行了全新的设计,突出了江苏京剧细腻典雅、大方美观的艺术特色,更好地呈现了《红菱艳》清丽明快的江南韵味。



Part B:那些脑洞大开的解读

   在刚开始排练《红菱艳》的时候,高飞对菱姐这个人物的认知,与常规并没有什么不同——一个不畏权势,不爱富贵的白莲花一样的女孩。至于刘夜兰,是一个屈服于富贵权势的负心汉,而皇帝,自然算不上什么明君。整部《红菱艳》,则类似于《雷峰塔》,一样棒打鸳鸯,封建压迫拆毁人间真情的故事。

   然而,当十几场戏演下来,作为21世纪的新女性,用现代眼光去回顾这部剧目的时候,高飞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我觉得能理解”。

   能理解每一个人的做法,能理解每一个人物的合理性。

   首先,是菱姐。对于一个乡下长大的小姑娘来说,天地最大的范围大概就是那十里水乡,每天最大的烦恼可能仅仅是今天能够打多少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颇有点“帝力于我有何哉?”世外桃源的意思。

   江南水乡,一向和风细雨,风小浪平,生活平静,为人单纯。对于菱姐来说,无论是为人还是感情,都很简单,爱就爱,恨就恨。感情的纯洁性和唯一性才是天下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其他的,都没什么。

   换成当下的流行的话语,就是抛下一切,在感情上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单纯到近乎天真的毛丫头——估计不光是高飞,但凡经历过大学毕业找工作的小年轻们都会是这么个理解。

   其次,是刘夜兰,一个曾经的官二代,经历了家破人亡、亡命江南,运气算好遇上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恰巧这丫头喜欢他,还能投了微服私访皇帝的眼缘,死里逃生翻案成功,全家生活回归正轨。然后遭遇了门当户对的说亲和皇帝的赐婚——

   拒绝,是不可能的。

   在利益,需要靠这场联姻来缔结政治同盟,保证权力的稳固与延续;在政治,需要以接受赐婚这种形式,来向皇帝表示效忠。

   江湖风急浪大,不知道哪个浪头就打翻了官船。九死一生这种戏码,演一次就足够了,多来几回,没人受得了。

   包括刘夜兰,也许还会包括菱姐——如果她经历过的话。

   第三,是正德,隐藏在剧中的最大boss,所有人的沉浮都在他的一念之间。然而他也并非毫无顾忌,他需要平衡和制约。毕竟领导不好当,即便是不讨论帝王心术,他也需要有人替他干活——各种意义上的。可能不会有任何一个领导喜欢看到下属拉帮结党成为铁板一块,然而如果大家内斗的太厉害——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赐婚,对于正德而言,是收买人心的手段,也是一个信号,所代表的含义,作为一个社会人,大家都懂的。

   不光剧中人懂,观众也懂。

   至于菱姐,她的感情,在这场社会人的游戏中,注定被牺牲。

   所以,离开,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结局。编剧估计也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说,上世纪初也算是近代史范围内了。



Part C:既然开了脑洞不妨索性再开大一点,毕竟时代是在发展的



   “我觉得皇帝也挺喜欢菱姐这个小丫头的,不然她要不来金牌。”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高飞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正德皇帝、小家碧玉、微服私访和偶遇这几个要素,让她联想起了另一部经典传统剧目《游龙戏凤》,那也是梅兰芳大师的拿手好戏。

   正德可能觉得有点冤,不过也没什么好冤的,此君在历史上就以荒唐出名。

   高飞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是现代的编剧来写这个题材,又会写成什么样子。

   “大概可能会是《还珠格格》和《甄嬛传》的混合体?如果菱姐没有离开的话,搞不好真的能写出一部连续剧来,当年的京剧也是有连续剧的,连台本戏,有的能连演三十几本。”

   不过,她顿了一下,“现在这么长估计不会有人看啦,我们先把手上的这场演好吧!”

   其实脑洞还可以开更多,毕竟这个信息化的时代,生活比戏剧更有梗。



5月6日晚七点半
京剧《红菱艳》在江南剧场上演
有没有人愿意和高飞一起
开开脑洞
解读一下这部介乎于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剧目
并且脑补一下后续的发展呢?




编辑:企划宣传中心
● 上一篇新闻中心: 省演艺集团“爱马士”跟着“马克思主义·青年说”出发啦
● 下一篇新闻中心: 《红菱艳》雨夜上演,“采菱歌”唱响“江南”
告诉好友】【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中心
评论
{$review}
专题
没有专题
热点
原创音乐剧《锦绣过云...
集团朱昌耀、李亦洁、...
《运之河》——沟通天...
新编史诗京剧镜海魂国...
集团昆剧院受邀参加第...
《锡剧名家董云华演唱...
汗水让冰雪消融 ——集...
“南京520剧场”启动仪...
歌舞剧院姜孝萌\钦洁演...
江苏交响乐团参加2014...
推荐
如果你后天晚上没有到...
《中国木偶之韵》在英...
2018年江苏省演艺集团...
“大浪淘沙”始见真金...
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代表...
建邺区2018京剧艺术进...
喜讯
资产管理经营有限公司...
首部淮海戏电影《皮秀...
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
关于我们 | 用户中心 | 网站留言 |
设计制作:企划宣传中心
Copyright © 2010-2011 www.jsyany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1016520号-1